【游植龙律师】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前世今生

 

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历史沿革述评


夫妻共同债务制度,事关夫妻、家庭利益和社会、国家的稳定,深受世人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051日公布施行的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便对夫妻共同债务作出了规定。了解新中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历史沿革,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入地理解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内涵。

 

一、(1950年)

第二十四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担的债务以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偿还;如无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或共同生活时所得财产不足清偿时,由男方清偿。男女一方单独所负的债务,由本人偿还。

 

【解读】1950年婚姻法规定了“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担的债务”以共同生活所得财产偿还,不足清偿时由男方清偿,个人单独所负债务由个人偿还。不足清偿时由男方偿还的规定,让男方承担了更多的责任。

 

二、(1980年):

第三十二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以共同财产偿还。如该项财产不足清偿时,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男女一方单独所负债务,由本人偿还。

 

【解读】1980年婚姻法规定了“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以共同财产偿还,个人单独所负债务由个人偿还。删除了1950年婚姻法“不足清偿时由男方清偿”的规定,贯彻了男女平等原则。

 

三、(法发[1993] 32号)

17、夫妻为共同生活或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等所负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下列债务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一方以个人财产清偿:

(1)夫妻双方约定由个人负担的债务,但以逃避债务为目的的除外。

(2)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资助与其没有抚养义务的亲朋所负的债务

(3)一方未经对方同意,独自筹资从事经营活动,其收入确未用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

(4)其他应由个人承担的债务。

18、婚前一方借款购置的房屋等财物已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为购置财物借款所负债务,视为夫妻共同债务。

 

【解读】最高人民法院1993年的该司法解释以1980年婚姻法为依据,对共同债务及个人债务的认定进行了细化,整体上还是比较公平。

 

四、(2001年修正)

第十九条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第四十一条  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解读】2001年婚姻法修正案对1980年婚姻法进行了一定修改,保留了1980年“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原则,删除了“男女一方单独所负债务,由本人偿还”的规定。


在2001年修正的婚姻法第十九条中增加了“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而对于第三人不知道夫妻有分别财产制约定的,以及夫妻实行共同财产制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如何处理?显然,应当根据婚姻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原则认定。理由如下:


对婚姻法第十九条的【释义】

本条是关于夫妻约定财产制的规定。

……这一规定以“第三人知道该约定”为条件,即在第三人与夫妻一方发生债权债务关系时,如果第三人知道其夫妻财产已经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就以其一方的财产清偿;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


对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释义】:

本条是有关离婚时夫妻债务清偿责任的规定。

本条基本保留了1980年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

婚姻关系终结时,夫妻债务清偿应遵循的原则是共同债务以共同财产清偿,个人债务以个人财产偿还。这就涉及到共同债务和个人债务的界定问题,不同的财产制度有不同的划分。无论是约定共同制或法定共同制,原则上为夫妻共同生活所欠的债务,无论是否为夫妻共同所为,他方是否认可,均应推定为共同债务。对于非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凡经双方事先认可者,也应由双方共同清偿。凡为个人需要而支付的费用或负担债务,应由本人以其个人财产清偿,他方无代偿义务。若夫妻间实行完全分别财产制,在没有共同财产的情况下,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应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法院参照共同财产制下的同类问题处理。

 ……

一方非为共同生活所需而负担的债务,原则上应由其个人财产偿还。

 

非常明显,根据上述释义,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婚姻关系终结时,夫妻债务清偿应遵循的原则是共同债务以共同财产清偿,个人债务以个人财产偿还。无论是约定共同制或法定共同制,原则上为夫妻共同生活所欠的债务,无论是否为夫妻共同所为,他方是否认可,均应推定为共同债务。对于非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凡经双方事先认可者,也应由双方共同清偿。一方非为共同生活所需而负担的债务,原则上应由其个人财产偿还。

 

五、(法释[2003]19号,2004年4月1日起施行)

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解读】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是最备受诟病的司法解释条款。


“24条”将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确立的“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用途论”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解释为“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时间论”或“推定论”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


自“24条”出台后的2004年7月本律师即开始撰写文章,于2007年开始公开多次发文并在不同场合评述“24条”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原则及举证责任分配存在问题,无法将依法应当认定的共同债务与恶意的、非法的、不当的债务区分开来,导致不知情、未受益的配偶被无辜负债。2017年3月,本律师发文《》,从法的正义价值角度系统论述了“24条”丧失了法的正义价值,指出修改或废止“24条”是必然的选择。(深度阅读:)

 

也正是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存在着巨大争议,导致最高法院开始“忙了起来”,要不断地以最高法院民一庭答复、复函以及院长信箱等形式进行各种补充解释和补救:


1(2014)民一他字第10号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14)苏民他字第2号《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的性质如何认定问题的请示》收悉。

经研究,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的倾向性意见。在不涉及他人的离婚案件中,由以个人名义举债的配偶一方负责举证证明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认定。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

此复。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二日

 

【解读】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的答复第一次公开了夫妻债务认定“内外有别论”的观点,即在夫妻之间的离婚案件与债权人之间的债务纠纷案件分别适用不同的债务判断标准:在不涉及他人的离婚案件中,由以个人名义举债的配偶一方负责举证证明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24条”认定。在后者还规定“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将举证责任放在了举债人的配偶,由其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方可免责,这其实根本难于做到,对于不知情、且可能不存在的债务证明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要求举债人的配偶事后证明特定债务没有发生,相当于证明没有发生的事实,以“无”证“无”,是极不公平的。


至于所谓“内外有别论”,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在中认为:“夫妻对于外部而言是一个整体,所以其形式上以一方名义所欠债务的认定问题与一般的债权债务关系有所不同。对于夫妻所欠债务问题应该从夫妻内部彼此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和夫妻作为一方与婚姻关系之外的其他债权债务人关系两方面着手分析。”“我们经研究认为,一方面,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中对夫妻财产分割及债权债务负担问题作出的处理决定,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作为夫妻关系之外的债权人,仍然有权就夫妻所负共同债务向夫或妻中的任何一方主张权利,离婚后的男女双方不得以夫妻之间已有协议或者法院已作出裁决为由加以对抗。”也许可算是“内外有别论”的雏形,但这里涉及的主要是对夫妻财产分割及债权债务负担问题作出的处理决定能否对抗债权人的问题,针对的只是夫妻之间对于债务的清偿问题而不是由法院对于债务性质是否属于共同债务的法律认定,不同于在夫妻之间的离婚案件与债权人之间的债务纠纷案件分别适用不同的共同债务判断标准的“内外有别论”


对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2014年的“答复”提出所谓的“内外有别论”,我们从关于2001年婚姻法修正案的解读中可以看出:全国人大法工委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释义》释义关系清楚、详细明确、层层推进、上下呼应,《婚姻法》第41条的释义对《婚姻法》第19条的未尽事项进行了解释和说明,直接与第19条相衔接,对第19条未尽事项产生效力。“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第19条释义)。“婚姻关系终结时,夫妻债务清偿应遵循的原则是共同债务以共同财产清偿,个人债务以个人财产偿还”。无论是约定共同制或法定共同制,原则上为夫妻共同生活所欠的债务,无论是否为夫妻共同所为,他方是否认可,均应推定为共同债务。”“一方非为共同生活所需而负担的债务,原则上应由其个人财产偿还”(第41条释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1条对于夫妻债务的规定,就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这个统一标准,既对夫妻之间产生法律效力,也对债权人产生法律效力,根本没有内外之分。


因而,所谓“内外分别论”就是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释义》内容的曲解,完全违背立法原意。在婚姻法释义对“按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已有明确解释的情况下,还自行推论认为“在夫妻财产共有制或者约定财产归各自所有但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情况下,夫或妻一方所负的债务应该由夫妻双方共同偿还”,完全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释义》解释,是错误的。


实际上,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就有且只能有一个标准,无论是夫妻之间离婚时对债务的纠纷,还是债权人与夫妻双方债务关系的纠纷,人民法院对其认定也只能有一个统一的裁判标准,内外之分根本就是违背法理的,也会造成法院判决的自相矛盾和混乱,严重影响法院判决的尊严。这也就是我们经常强调的夫妻离婚时一方提出的涉及债权人的债务纠纷,因涉及债权人利益,应由债权人另行诉讼解决的意义所在。否则,对同一债务,如在离婚判决中不认定为共同债务,却在债权人另行起诉的案件中认定为共同债务,或者在离婚判决中不认定为共同债务,却在债权人另行起诉的案件中认定为共同债务,会让人无所适从,也会严重影响法院判决的尊严和生效既判力。

 

至于在人民法院对夫妻共同债务性质认定之前或之后,夫妻之间或与债权人之间就该债务协商如何偿还,那是他们的自由处分权,涉及的是对债务的清偿问题而不是债务性质的法律认定,只要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那是允许的(无论当事人之间自行定性为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共同偿还还是个人偿还),并不影响法院以统一标准对债务性质的定性。但如果当事人之间产生矛盾(无论是夫妻之间,还是与债权人之间)需要法院予以裁决的话,那就只能适用“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这个统一标准认定。(深度阅读:)

 

2、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2015]民一他字第9号)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14)闽民申字第1715号《关于再审申请人宋某、叶某与被申请人叶某某及一审被告陈某、李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多数意见,即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解读】这个复函还是挺正确的。

 

3(2016年3月17日)

……由此可知,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是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的。

目前,现行司法解释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和判决遵循的原则没有问题。

我们认为,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和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都是处理夫妻债务的法律依据,但两者规制的法律关系不同。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内部法律关系时,应按照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进行认定,即在夫妻离婚时,由债务人举证证明所借债务是否基于夫妻双方合意或者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举证不足,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在涉及夫妻债务的外部法律关系时,应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进行认定。同时,在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但书”的两种情形外,如配偶一方举证证明所借债务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解读】院长信箱为“24条”是否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作了辩解,又再次提出了“内外有别论”的观点,“24条”及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内外有别论”之谬误,上面已有论述。

 

六、(法释〔2017〕6号)

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法〔2017〕48号)

……

一、坚持法治和德治相结合原则。

二、保障未具名举债夫妻一方的诉讼权利。

三、审查夫妻债务是否真实发生。

四、区分合法债务和非法债务,对非法债务不予保护。

五、把握不同阶段夫妻债务的认定标准。

六、保护被执行夫妻双方基本生存权益不受影响。  

七、制裁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伪造债务的虚假诉讼。

 

【解读】2017年2月28日的上述“二补一通”(二款补充规定、一个通知),“二款补充规定”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因为即使在这二款规定没有出台之前,在司法实践中,如果能够证明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的,法院当然不予支持;能够证明夫妻一方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法院也不会支持问题在于举债方的配偶是很难证明举债方与债权人串通虚构债务,也很难证明其配偶举债用于从事赌博、吸毒。所以,该两款规定没有新的实质意义,无法解决“24条”的根本问题,尤其是举证责任问题。至于“通知”,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和理念,在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规则没有解决之前,实践中无法落到实处。

 

七、(法释〔2018〕2号)

第一条  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第二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三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第四条  本解释自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

本解释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此前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以本解释为准。

 

【解读】该解释正式宣告了“24条”的实质废止,也使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原则基本回归了正轨。“24条”所造成的危害影响深远,值得我们反思,其纠错工作有待继续推进。

 

该解释借鉴了《》第十八条规定中“离婚时,夫妻一方主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由双方共同偿还的,举债一方应证明所负债务基于夫妻合意或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的内容,包括:夫妻合意、夫妻共同生活、经营等内容(因争议较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正式出台时删除了该条款)。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的离婚时“举债一方应证明所负债务基于夫妻合意或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已改变为2018年新解释“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主体上可见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举债一方应证明所负债务基于……”变化为2018年新解释中的“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这不仅是举证责任的变化,我们也可以得出结论: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已不分所谓内外,最高法院已不再坚持“内外有别论”,而只有统一的认定标准了。

 

该解释将“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作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之一,基本上争议不大。但将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直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没有涉及到举证责任的承担以及如何判断“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原则。如果只根据数额就作出认定,是极不妥当的,家事代理权中的“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其本质用途同样也必须是“为夫妻共同生活”。至于什么是“夫妻共同生产经营”,在实践中争议很大,容易产生歧义,由于界定存在问题,有些所谓“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所负债务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那么将导致不知情、未受益配偶被负债的情形出现。在没有准确界定“夫妻共同生产经营”的情况下,将有较大争议的情形直接列入法律规定是非常危险的,也必将出现大问题。


回顾历史,面向未来,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如何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这一重要制度予以科学、准确的规范,避免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无序和随意,考验着我们的智慧,也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作 者 介 绍


    本文作者游植龙律师,为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一级律师;游植龙律师同时还担任广东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